前次看到哪了,请检查

第7局部阅读

    握在她手中的灼热男性意味愈发的壮硕坚固,曾经无法一只手掌握。

    “吃失我!”嗜武分开她的小嘴,声响有些邪魅的引诱道。

    一缕酒香随着他的分开,沿着她的嘴角溢出,“好!” 她轻轻一笑,吐出半截香舌,悄悄舔失嘴角的芬芳。 另一只手向□探去,双手共握住他粗长的硕大,一手渐渐的上下□搓擦,一手捏住他肿胀的前端,拇指按在箭头顶部的透着光的细嫩薄皮上,坏坏的一弹。

    “嗯!”正在含咬她乳 房的男子,闷哼一声,低头看着她,眼里火烧得更旺了。

    她向他状似淘气嘟着嘴,抛过一个勾魂媚眼,挺了挺身材,然后深深吸了一口吻,便扶动手中紫色的硕 大男物,瞄准本人的入口,渐渐的坐上去。狭隘紧 窒的甬道,一寸寸的吞吐着她手中的扬起的硕 大。本以为,她体内曾经被嗜武调润过,加上“思情醉”催情,外面也是水潮湿滑的一片,应该不难进入。

    但是……

    好大,她身子向后微倾,一只手牢牢的捉住嗜武,一只手握着胯 下的宏大男物,身材一点点的往下压,甬道在连忙的膨胀张合,好像在贪心的迎 合,又好像在用力的挤推,卡在两头,处境尴尬,频频冉冉进退,却仍然吞服不下,紧致的内壁曾经隐隐的带着一丝裂痛。绯红的身材冒出细汗。

    终于,她有些懊丧的看着不断默默无言的嗜武,不幸兮兮的求救道,“良人……”

    话未说完,她突然惊叫一声,只以为身材猛的一斜,整团体立刻被嗜武反压在身下,宏大的男物随着冲力,猛地突然拔出她狭隘□的甬道,一捅究竟,惹起她一阵痉 挛和刺痛。

    磅的一声,紧闭的大门被退开,她都还来不及看清晰这个粗鲁的来者是谁。只听到压在本人身上的女子手一挥,杀气腾腾的吼了一声“滚!”,大门哐啷的一声又被牢牢的打开。接着扑通一声响,里面好像有什么工具落水了。

    “巨匠兄!”她压下本人体内的骚动,颤着声响问身上的女子,“我们要不要去看看!”她好像听到方才落水的那声惨叫是大雄的。

    “别管它,去世不了!”嗜武好像还在生机,声响狠狠的。扭过她的分神的小脸,抬头重重的吻下去,直吻得她七昏八晕后,才包管说,“你担心!”

    “哦……。”她愣愣的答复。然后,“啊……”,的惊愕一声,她洁白细长的双腿已被女子左右叉离开!

    她有些呼吸不稳,眼光迷乱的看着面前目今的女子,看着他从本人体内褪出去,而本人那被这个硕大炽热的外物突然硬塞捅出去的甬道,则随着这把凶器一点点的褪出,疾速的膨胀,张合,哆嗦,紧致的内壁压挤着这个青筋蹦起的男 物,这相互肉体间最密切的摩擦,烧红了她的脸,烫热了她的心。

    嗜武冉冉的末根加入她谁人绞食得本人轻轻有些发痛的紧 窒内体,并不急于立即赴汤蹈火,只是更大的掰开她的两腿,调解一下相互的姿态。尚未完全闭合的粉红花穴,明晰的表露在他的面前目今,嫣红的花瓣轻轻的哆嗦,圆润红肿的花核悄悄的摆动,被刚才被本人插弄得有些散乱的花穴一张一合的吐出一些通明光滑的爱 液,分发着浓厚的情 欲味粘湿了四周的毛发。

    他低下头,揽紧裴晓蕾的细腰,一口咬住她身下的那边引诱嫣红。

    “嗯啊……啊……不要”她惊叫,赶紧合紧双腿,但为时已晚,两腿曾经被牢牢的胁迫住,任她怎样费力挣扎也起不了半点作用,她私 密的敏感处,就如许被来人一口一口的吃失。

    “啊……不要……巨匠兄……哼唔……不……啊……啊啊……”她高仰着头,拱起家子,口中缀断续续的泣哭着讨饶,“唔啊……”凹陷的某处被悄悄的咬了一口,花核被舌尖悄悄的舔的一圈,然后猛的一顶,一阵极致电流撞击过去,她立即又尖叫一声,双手牢牢的捉住床单,被压实掰开的双脚逃走不开他的胁迫,只能肌肉绷紧,脚趾岔开,接受着这一波又一波的撞击。

    “不要了,巨匠兄,嗯……真的……啊……不……要了……”她哭叫着,声响不受控制的一颤一颤。

    没有答复,只要男子粗重的气味更近的喷在她的流派大开的下 体嫩肉上。

    他的舌头,像是一条乖巧的小蛇抵在她还在轻轻张合的甬道口上,不入,只在四周轻一下,重一下的撩拨,偶然浅浅的舔入半分,钻入饥渴的穴嘴里,在小嘴咬住想要吞噬的更多的时分,却冲锋陷阵。扰得她外面一阵酥麻充实,心瘾难耐。

    比起她口上的倔犟,身材则是老实许多。朋友不动,我动。身材随着他的舌头的撩拨,高上下低的应合迎送,一次比一次急。

    “啊……啊啊啊……不……嗯……啊!” 突然,那根舌头猛地钻入她的体 内,在甬道面精密的舔食,柔柔的吮吸,一阵摄人的快感如波浪般的猛扑过去,她牢牢的捉住他的肩膀,身材绷紧,粗重的喘气,几下短促的抽 搐,深处猛的放射出一股通明的温热液体。

    …………

    她平躺在床上,呼吸短浅芜杂,双脚有力的曲伸开。昂着头,看着屋顶风雅雕琢的屋梁,现在她也没有多余的心思思量这里是那边,为什么在这个深山野岭的中央,会有一间云云风雅别开生面的屋子。她只能用双手蒙住本人的眼睛,不敢让本人现在的样子让巨匠兄看到,但是游走在她身上的男子,每一次小小的活动,都让她的嘴巴叛逆她的心灵,不由得溢出一阵又一阵轻微破裂的呻 吟。

    “在想什么?”嗜武从她身上抬开始来,左右拉开裴晓蕾的双手,逼迫她看着本人。

    “没事!”她别开双眼,仍然不敢看他,好丢脸啊。

    “真的?”他状若无事的啄了一下她胸脯的上的那颗小樱桃,问道,唇角眉间满是笑意。

    假的……

    她,她,她竟然……竟然……HIGH到……。

    啊……让她去世吧,没脸见人了。

    “那么,夫人……我们……持续吧!”他噙着笑,也不戳穿她,宠溺的吻失她眼角溢出的泪珠,如没事般的,低声的语言,循循诱哄。一只大手探入她的早已淌满液体,酥软不胜的红肿下 体,硬挤入闭合的温热峡隙,深深浅浅的搓弄勾挖。嘴巴持续凑到她挺拔丰盈的乳 房上,舌头绕着粉红的乳 尖圈舔,然后一口咬住,用力的吮吸。

    “嗯!痛……嗯……啊啊……”本有些肉体颓萎的她,那曾经丰满胀痛的乳房被他如许的一咬一吸,痛苦悲伤和快 感打击下,她啥高涨感都没有了。正想用力推开他的伏在本人胸前,揣摩着是把她“有奶就当娘”的男子,他却突然中止吮 吸,低头,悄悄的望着着她,眼里的火焰肆狂的炙烤着。

    “正式了!”男子唇一勾,整团体向她压过去。

    裴晓蕾还没有从这句话中反响过去,两只脚就被高高举起,一只被挂在男子的肩膀上,一只曲起被勾揽在他的腰上。

    灼热的硕大男物重新抵在她的红 肿的甬道口上,早就湿透难耐的粉红小嘴,牢牢的含吞着半入的宏大前端。

    比之前更硕大几分的铁铸慢慢的进入,这次他没有遭到障碍,她嫩猾的内壁随着他的深化,一松一紧的吞噬着本人,如万万张小嘴贪心的吸食啃吞着他。身下的男子,半眯着双目,三分单纯,三分妖魅的看着他,嘴巴微张,满面桃花,曲拱着柔软的身材,随着他的收支,前后崎岖,哆嗦抽搐。高上下低的呻 吟听在他耳里,结果比“思情醉”更胜百倍。

    “夫人……”他揽紧她的细腰,极温顺的亲了一下她的额头。然后举高屁 股,瞄准谁人红肿的入口,猛的一冲,坚固的硕 大阴 茎末根捅拔出她的体内,比之前的每一次都更深,更重,更狂的直插戳入子 宫外部,很快往回一收,更猛的拔出……

    “啊啊啊……嗯……不……停上去……停……啊……哈……”她语不可调的,断断续续讨饶,眼里噙着泪,纤细的手指牢牢抓着他的肩膀,指节泛白,指甲深深堕入他的皮肉中。被抬高的两只细长的玉腿无助的在空中摇晃摆荡。满身肌肤潮红发烫,大汗淋漓,小腹连忙的一吸一浮,连指尖都在哆嗦。

    某处四周被折腾得红红紫紫,湿湿答答的一片散乱,红肿湿透的阴 道张着嘴巴,贪心且狼狈吞噬着那根窜入体内的那根似乎永不知餍足,暴虐狂妄的硕 大男物。

    裴晓蕾昂着头,眼里迷迷蒙蒙的一片水雾,时而失控的尖叫,时而零碎的嗟叹!身材如落入水中的浮萍,随着身上女子一次比一次愈加剧烈,猖獗,连忙,深化的撞击抢劫,上下崎岖!

    身材的快乐层层叠叠的聚集,白热化的狂喜如宏大的海啸,冒犯着她的肉体,席卷失她全部的神智。

    …………

    曾经没有声响,也没无力气了,乃至连呼吸都变得朴素,将近炸开的心脏,连忙而繁重的跳动着。她高兴的朝窗户撇过头,想看看里面的天气。

    “戌时了!”男子翻过她的身材,凑在她耳边说。

    哦……原来曾经戌时了!难怪,天气那么暗了。

    “饿了?”男子在她背面上蹭了蹭,新起的胡渣有些轧人,痒痒的,“照旧困了?”

    “都……有!”她张了张口,委曲的吐出两个嘶哑破裂的字,都四个时候了,八个小时了,能不饿,不困么?爱爱也是件膂力活。

    他低低的笑,哺渡她一粒增补膂力的药丸后,闷哼一声,在她死后疾速的律动了几下,才依依不舍的从她身上褪出来,深色的前端,拉出一条长长的白色丝线。

    他才一分开,立刻就有少量黏黏稠稠的乳白混 浊液体沿着她的白 皙的大腿汩汩滑出来。

    不想动,也没有多余的膂力动。她眼睛一闭,嘴角不盲目得勾出一丝满意。

    终于,可以平稳的睡个觉了。

    作者有话要说:呼~~~终于,让俺写完这章了!

    话说,HHHHH真的,真的,真的,真的很难写~~~~

    灰常灰常敬佩那些动辄就文写几十,上百万字的大人们!

    为啥,咱才7万刚扫尾,就以为字字艰苦了呢!

    动力啊,乃在那边?

    豪情啊,乃快过去!

    阁楼主人

    淡淡的檀香味在鼻端萦绕,曾经天亮了么?裴晓蕾睡眼惺松的展开眼睛,向窗外看去,里头早已艳阳高照,半夜三更了。

    睡了那么久,肉体是丰满的,身材却照旧疲惫不胜。动了动,一阵酸痛袭来,腰都直不起。慢腾腾的探索的起家,才发明,身材曾经洗濯过了,床被上的陈迹也被整理得干洁净净。但是身上那些红红紫紫的吻痕印记,倒是那么艳丽,清晰,招摇的通知她,昨日那场简直要了她性命的极致欢爱,是怎样的真实。

    床边叠放着一袭淡紫色的轻浮夏衫,她一怔,取过放开一看,竟是套质地极好女服,衣衫下面还分发淡淡的着阳光滋味,很暖和的觉得。

    这是一间造工十分风雅,外延却非常俭朴的屋子。除了她身下这张足有两、三米宽的黑檀雕花大木床,诺大的屋子里就只要一张靠墙挨床的方桌子和两张凳子,桌子上放着一个精巧的长木盒和一碗米粥,青烟袅袅,触手捧起,照旧热的。两张凳子 ,一张放着一盘净水,另一张放着漱洗器具。

    她慢悠悠的着衣,漱洗,用膳当时 ,百无聊赖下,便开端对桌上的谁人美丽的长木盒,猎奇起来。取过一看,木盒居然并未上锁。翻开,外面是一卷画卷。放开再看,绵绵数十米,记叙着一个故事。

    初段,他与她邂逅林间,共拜一师,他习武,她弄药,两小无猜,青梅竹马。

    次段,他幼年浮滑,她志气冲天,离别师尊,携手,共闯江湖。

    中段,他把持武林,她名扬天下,却一左一右,到处一角,相望无言。

    下段,自杀,她护,一掌落,他悔,她悲,永成陌路。她已婚,他未娶,年年龄岁,一花一相见!

    末段, 青山头 ,傍晚后,两处孤坟。

    段末,作者最初署名为,凌瀚,绘于万历三十年冬。

    收卷入盒,心境却久久不克不及宁静。凌瀚,昔日的武林牛耳,母亲的师兄,父亲终身的强敌。五年前即万历三十年秋,她匆促大婚,万历三十年冬,母亲病逝,越日,父亲殉逝。下葬当日,被重兵重重保卫的母亲遗体,却突然凭空失落了。她倾尽全庄明暗两力,踏遍列国各地,多番寻觅,简直掘地三尺的找,却仍不见半点踪迹。原来,母亲竟被藏葬于此处。

    裴晓蕾把盒子放回原处,深深吸了一口吻,平复了一下心境。手扶着桌子,撑着散架的身子,靠着墙壁,踏实着步调,渐渐的向门外走出去。

    门口的角落处,散落着一束曾经繁茂的鲜花,她弯腰拾起,总以为花的外形有些眼生。但还来不及细想,就被里头扑通扑通的汲水声,转移的心神。

    举目往去,见嗜武技艺强健,矫若游龙正在水中劈波斩浪,细长俊挺的身影,扑入水中,打乱了的一湖的宁静,也扰乱了她的心。

    “睡醒了?”砰的一声,嗜武曾经起家下水,捡起地上的一件长衫,随意的披上,便快步走到她眼前,大手一张,扶住风雨飘摇的她,他漆黑的长发回滴着水,嘀嗒嘀嗒的晶莹水珠,在他壮实的肌肤上滑过,没入衣衫里。阳光的照射下,更显阳刚之气。这是一个比任何男子都更男子的男子。

    她靠着他,隔着薄衫汲取着他身上传过去的阵阵的冰冷水气。

    “昨日,我太粗鲁了,终是累了你!”他拥着她在水边坐下。

    “唔……”她微一怔,认识到他言中所指,立即满面通红,风雅的面庞上像是有火在烧。无处可逃,只得自坠陷阱,埋入他怀里,悄悄的摇头,算能否认。

    嗜武眼光一柔,抬头宠溺的亲吻了一下她的额头,把倦窝在他怀中的男子,牢牢的揽搂在怀。他们就如许恬静的坐着,看着水中轻轻动摇的浮影。

    一阵风吹过,撩起她发间一缕青丝,惊扰了这一地的安静。

    “想不到,这里竟是师伯的住所!!”她率先冲破安静。固然,她从未见过,谁人曾失手一掌轻伤了母亲的人,不外礼仪上,她还得应该尊他一声“师伯” ,终究母亲从不曾真的恨过他。只是,不爱了。

    嗜武看着远处的山坡,宁静的说,“我也很受惊!没想到师娘,竟被藏葬于此,本来想寻日,再带你来参见的,谁知,那只黑熊却是自作智慧,把你带去那片醉情思的花田。”

    “大雄?岂非大雄也是师伯养的?” 她一激灵,插话打断,猎奇的问道。如许一只智慧得不像话的黑熊,她并不大置信,是纯自然雕琢。

    “对!照旧一只会武功的黑熊”嗜武说是一个让她心境倏然变好的答案。

    “工夫黑熊?”哇塞,她登时猎奇心爆棚。“你们比试过?它武功怎样?”她摇着他的手臂,高兴的诘问道。

    “不怎样,部下败将!”他如是回应。

    ……她无语了,巨匠兄,叨教,谁才不是你的部下败将呢?你的“是怎样”,规范又在那边?

    瞎闹过一轮,她闭上眼睛,任由温暖的阳光铺洒在他们身上,暖暖的,很舒适。

    手指不盲目的捻了捻身上这袭的轻浮夏衫,紫色,是母亲最喜好的颜色。

    影象的匣子翻开,往事的点点滴滴,涌上心头。

    还记得,自她懂事开端,母亲即是每年都要分开山庄一次,不带任何侍卫,孤身前去。返来的时分,除了会带着种种爱惜宝贵的药物,还会藏着屋里,三天三夜不愿见人,而这时期,父亲就不断在她屋外守着,风雨不改,跬步不离。

    长大一点,她晓得母亲去见的谁人人是她的师兄,江湖的传奇,后任武林牛耳――凌瀚,也是独一一个能与父亲对抗的男子。只是这个男子,却登顶名利势力的最顶峰时,突然消逝在众人面前目今,洁净利索得似乎江湖里历来都不曾呈现过如许一号人物。

    母亲,父亲,凌瀚,这三位大名鼎鼎,被奉为传奇一样的人物,终究交错着怎样样的故事?她不想晓得,也不想去探求。

    这人间的情爱真假,谁能说得清晰?又有什么可以琢磨的!谁是谁的毒,谁为谁心碎。青春当时,即是终身,尘绝于世。

    “晓蕾!”他抚过她那缕随风起舞的青丝,放回耳后,拉回她的思路,说道,“嫡,我们去参见母亲和师伯!” 。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