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次看到哪了,请检查

第18局部阅读

    吟了一句后,爽性眼不见为洁净,双手抬起压住的本人的双眸,掩蔽眼中的潮红,也止住本人几番想要抬头细看的欲 望。却不想,没有了目力,听力和触觉愈加敏感。

    她清晰的感觉到,他双手渐渐的离开她的双腿 间,在悄悄的掰开她粉红的私 处的同时,双肘左右按下,胁迫住她条件反射又想合拢在一同的双腿,花瓣被挑逗开,一丝淡淡的凉意吹入嫣红细嫩的花芯里,颠末刚才的逗弄,她上面曾经有些湿漉漉的透着水意,嫩红的细肉在光芒下闪闪发光,娇媚而引诱,好像曾经完全做好了采取他预备。

    他伏下薄唇以舌尖悄悄的触碰,舔抚,在她嗟叹着扭动下身的同时,乖巧的长舌抵开了那粉白色的优美花瓣,直探入花蕊。一些通明光滑的液体沾满在花蕊上,分发着一股浓厚的情 欲味,他舌尖一卷,舔了舔,淡淡的咸,带着女体的特有的芬芳。他嘴下的裴晓蕾身子一颤,原来用来掩蔽双眼的两手,再也掉臂得掩耳盗铃,一手扶外行文的肩膀上,一手按在他后脑,身材的欲 望侵袭的明智,痒痒的如一群蚂蚁在心窝里爬,她娇柔的身子耐不住这阵巧妙的酥麻,在越来越烈的情 潮中,丢失自持,自动弓起,向他迎去。

    他的呼吸变得很重,脸上红彤彤的,皓齿咬了一下花蒂,悄悄拉了一下,裴晓蕾眉一皱,叮吟作声,受痛的同时伴着一阵慑人的酥麻向她袭来,来不及作出反响,他曾经移师向上,一点一点的好像是在品味这甜筒雪糕那样,由下而上悄悄的吮舔着粉红的花瓣,唾液混绞着越来越多的爱 液,水潺潺的湿了一片,他的舌头卷起,崩硬,像是在尝食人间最鲜味的好菜,柔柔的碰了碰她曾经红肿充 血的内核。

    裴晓蕾那边再受得了如许安慰,低泣着想要推开他,却不想没有乐成,反而令他更重的压下了,脆弱滑嫩的唇,湿嗒嗒的舌抵在那颗凹陷的敏感的中央,绕着润滑的透亮的左右细皮舔摩了一遍,卷起的舌猛的重重的压上去。纯生理的安慰,激得裴晓蕾满身一抖,惊呼了一声,简直要弯腰坐起,那知她一动,行文的舌尖立刻软了上去,像是在抚慰般的来回的抚动,轻舔。她的心情好像临时的平复上去,却不想,体内早曾经乱成一团的欲 望积存成堆,外行文的一次重重的吮 吸,陷于解体。

    一种说不出的饥渴,如潮流般的扑过去。低低的喘气声越来越大,在他的吞含抵咬中,原本覆上他的后脑和肩膀上的双手,原是为了抵挡,拉离与他的间隔。但现在此情此景,她又怎样能解脱得了这灼情的漩涡,于是适应潮水局势,状况天翻地覆的一转,如今成了把他的头更深,更用力的压向本人。细长的两腿挣脱他的胁迫,自动勾在他的脖子上,下身情不自禁的向上弓起,急迫的向他哀求更多更实践的恩爱。

    行文很快乐和很高兴,她的渐渐燃起的体温,高上下低,娇腆模糊的声响像是煽动的靡音,撞击着他的心脏,一种说不来的亢奋充满在他的体内,聚集在一点,胯 下之物硬梆梆的高高翘起,肿 胀难耐,她每一句忘情的呻 吟,每一下短促的呼吸,传入他的耳中,都像是一种致命的撩拨,那么的妖魅,那么的引诱……激得他几将失控。

    斗大的汗水从他额间滑落,他望着她,正在迎向本人,柔韧的身子,绯红一片。深奥的眸底更暗了,眉角一挑,薄唇轻轻一抿。

    是时分了!

    长舌一卷一收,猛的一下子全然分开她的湿靡的某处,他满脸涨红的从她潮湿的两腿 间抬开始,望着桌上微张这小嘴,一脸迷 乱的爱人,低哑的道:“我来了!”

    语毕,把她的身材往下一拉,臀 部靠在桌沿上,白 皙两脚再次左右的被极大伸开,早已整装待发昂扬男物,瞄准嫣红水嫩的花穴,猛的一刺。

    “啊……”裴晓蕾身材一慑,头一仰,惊叫的同时,甬道曾经一话柄实的吞咬住他的褐色昂扬,他来的很急,第一轮的刺入又深又快,是没有任何余地的末根拔出,直直简直要到捅插到子 宫谈锋肯放手,褪出半截,紧接着又是一个更猛力的插刺。

    “行文,嗯……你……师……弟……啊哈!”话到一半,只以为两腰忽的被扶起,臀 部被轻轻拉高,紧 窒的阴 道还没有完全的顺应这种被异物侵入的扩张感,更况且这照旧一根硬翘得惊人,杀伤力极强的壮硕之物,太甚张狂的肆 虐,让她以为有些痛。但是如许的轻轻刺痛,却也是挑高情 欲的最好的催化剂,甬道的肉壁猛烈的收 缩着,吞含也在挤压着他,他的硕 大坚固的脉动与她充 血红嫩的皱褶,短兵相见,单方摩擦不时。只是如许的交换除了摩擦生热外,还发生一种电流,漫山遍野,噬骨蚀心。

    “啊嗯……呜……哈哈……哈……”平整润滑的小腹,随着他的刺入抽动,一次一次的上下崎岖,水汪汪的双眼,参差迷离,高上下低无任何意义的单字呻 吟,似哭似喜。只要双手牢牢的握住左右双方的桌沿,十指指节发白,黛眉轻皱,似是要这阵猛烈的冒犯中,稳住身材的均衡,却更像是在挣扎着把层层叠叠,聚集在体内,无法宣泄的欣慰锁起。

    他站在桌前,两手抚着她的细腰,如许的体位,他不需求弯腰,不需求屹立,胯 下巨龙可以十分精确的钻入她嫩滑紧 窒的花穴,地位和高度方才好。

    颠末方才的啃咬揉弄,她的体内已是水潺潺的一片,黏滑的甬道,初入并不难,只是越是深化越是紧 窒,炽热的肉壁随着她的嗟叹,一寸寸的膨胀,一点点的挤压,四周的灼热牢牢的盖在本人的男物上,凹高低凸的皱褶像是一张张小嘴,吞咬包括却又在用力的排斥着本人,她的体内那么深,那么紧,阴 茎每多刺入一寸都好像会被咬断,如许的挤压带着一种巧妙的安慰,他就像是一个爱探险的孩子,越是奥秘越是风险,越是卓卓欲试,抵着压力,一次被一次更深化探求后,找到的是消融在她体内的放心和暖和,以及一种无法言语的快 感,好像潮流般随着他的每次冲刺,一阵阵的扑杀而来。

    他闭着眼睛,喘着粗气,喉咙咕咕在响,生疏而熟习是情愫简直要炸开他的胸膛,他疾速的前后摆动着腰杆,一次比一次更快的在她体内冲刺,一次比一次更猛的接受着来自相互交 合处漾起的极致快感。

    他和她就如许在屋内胶合着,粘合在一同的某处,随着他们的猖獗交缠,不绝的挤流出一些淡薄的液 体,淫 靡的体会,粗重的呼吸,上下的呻 吟,沙哑的低吼……在屋内萦绕瓜代。

    作者有话要说:听说由于一些事变,如今JJ风声鹤唳,

    随时担忧会有网警来查,

    固然我们算是池鱼之殃,

    不外也不会在如许的状况下,这么傻的去撞风口。

    既然给我们的赞扬来了,我们就从善如流的锁吧!

    等风头过了,我们再偷偷的解~~oo。。。

    不外捏,地下是要锁滴,而VIP更是要更滴!^_^

    恩爱&下山

    “哼,哼,哼……”行文的喉结不绝的在上下转动,压不住的声响从他喉咙里窜出来,腰上的举措越来越急越来越快,被挤压着的壮硕男物,哪怕是在她湿滑的奥秘的甬道内仍然不愿低下昂扬的头颅,充血发红的前端,以极大的弯度和硬度一次比一次更强行的拔出。□的幽道很热,很窄却又要命的吸引,每一次突入都让他亢奋得满身抖动。

    身下的嗟叹曾经不知不觉的酿成了低低的泣哭,她身材的温度完全不亚于他,皮肤上纤细的哆嗦,带着汗湿的潮红肤色,娇媚妖惑。在一阵阵快感的冲洗下,肉体无比老实的弓迎向他,随着男物的进进退退的抽动,湿漉漉的从她的身材里带出很多粘滑的液体,冉冉的分叉成两道细流,顺着股间和大腿滑出,一些落在桌沿上,湿了一片。一些顺着他的青筋蹦起的男茎,嘀嗒嘀嗒的落在地下。

    “嗯……啊……”扶着她细腰的两手一紧,一声嘶哑深沉的低吼从喉咙里冲出,随即,壮实的臀腰,突然猖獗向前刺入,几次极重繁重肆狂的末根拔出后,腰蓦地一抖,几股烫热浓稠的白液直射入她的子宫里,灼得她满身抖动,短促的抽搐从甬道深处开端,渐渐向满身伸张开来。

    “哼呜呜呜……”她不克不及本人的悄悄的泣吟着,红肿的私密处在接受了他一遍又一遍的肆狂打击后,前胸还得接受一个一米八高的大男孩的体重,怎样看,都是她受了冤枉。他却没有一点点痛惜之心,一阵猛烈的泄欲当时,整团体沉乏的压在她的身上。短促的心跳隔着皮肉与的她的心跳遇到一同,两人短促粗重的呼吸此起彼落,湿漉漉的汗水混粘在一同。

    行文仍然置身于她的□炽热的体内,她的甬道一阵阵疾速的膨胀着肉壁,贪心的吞噬着侵入体内的异物,并没有由于他的开释而有半点的包涵。固然,她的身材曾经显得非常疲劳不胜了。

    “嗯……好重,行文,你快起来!”如许被压了片刻,裴晓蕾才从他身下奋力抽出双手,嘶哑着声响,用力推了推他。

    伏在她身上的女子被她连推了两遍才慢吞吞的起家,却没有完全她的身材,只是支着胳膊,两手撑在桌子上,愿望仍然深深的埋在她的体内,没有半点要退军撤离的意思。反而由于他上半身的挪动,上面更深的挤入了她的干冷的体内,引得裴晓蕾又是一阵浅浅的叹息。

    “晓蕾,你真美!”他抬头注视着她,眸底的温顺流转,满得简直要溢出来。

    裴晓蕾朝着他轻轻的报以一笑,目若秋水的回望他,由于情爱而嫣红的双颊,更是睥睨生辉,撩民气怀。

    他低下头想吻她,却被她淘气的躲过,轻浮的唇不甘愿落得一场空,索性顺着她的躲闪落在她的发鬓间,舔咬她的耳垂。她受痒,却无处可逃,推也推不外他 ,横更横不外他。只得“咯咯咯咯”的笑起来。

    行文对她总是中途煞景色的恼怒,曾经是无技可施了,也爽性她笑她的,他吻他的,各人各忙各。

    相互贴合在一同的交合处,温度渐渐的又升了起来,他在她体内另起炉灶,渐渐的又开端壮硕坚固起来。她哼了一声,轻轻扭动身子,显然也发明了他的变革。

    他动得很慢,温顺得不像话,悄悄的在她光滑的私密处慢慢的推进抽离,完全不见刚才的张狂。

    “嗯,别在这里!我们,回屋里去!”裴晓蕾清晰他的意图,也明确他这临时半刻是消停不了的,爽性要求换一个更舒适一点的情况。固然如许的体位和配景挺新颖安慰的,不外背面磨在木桌上,照旧会痛的。

    “好!”他望着她笑,从善如流的赞同,她手背上和桌面摩擦出来的红印,在方才的举手间,他看得很清晰。

    就着如许的体位,双手把她从桌上揽起,让她双腿圈环在本人的腰间,两手托住她的臀部,像是抱孩子似的并把她压向本人,下 体的相合处仍然密实的连在一同,没有半点别离。

    云云的一抬,一搂,一压,他敏感,她也敏感。

    举步才走几步,她身子猛的向上不断,小腹猛烈的崎岖,搂住他脖子上的两手,牢牢的揽住,简直勒得他喘不外气来,贝齿伏在他肩膀上,接受着下 体突然而来的穿刺的同时,泄怒似的狠狠的咬在他汗湿的肌肉上,喉咙里低低的泣吟压不住的在她牙缝里闯出,沙哑而暧昧。

    他不是成心的,只是如许的包括,如许身材挪动,一抬足,一收腿,于他都是致命的引诱,一阵阵撩入心口的安慰基本容不得他半点踌躇,只以为血气的中央,热滔滔的简直要炸开,而她□的甬道却像是一道火墙从五湖四海挤压过去,那样的狭隘,似乎要把他夹断吞食失。

    猛的,一个极重繁重的捅入,红肿粗胀的硕大,在她短促的膨胀中迸收回来,烫热的乳白色□,放射在肉壁上,烙得吓人。裴晓蕾头一仰,急促而高亢的齰舌了一声,身子一硬,随即有力的瘫软在他的肩上,满身潮红发烫,一颤一颤的抖个不绝,一行滚烫的泪珠在眼角滑落。

    行文腰用力一挺,在她泪水中,更深的刺拔出她的体内,直到抵在最深处,才停上去。他喘着粗气,也顾不得肩上被她咬得鲜血淋漓的肌肉,两手一收,更重的搂紧压近裴晓蕾,皱着剑眉,哑忍着身材新一轮来势汹汹的愿望,三步并作两步的走进内屋……

    如许又是三天,没有来得及察觉,转眼又到了分手的时分。

    来送行的人许多,密密层层的站满了村口,这次商队的再次下山,固然布置得有些匆促,但是思索到这大概是村里,这几年最初的一次下山购物屯货了,以是固然八驾出行的马车多数是空空的,并没有搜集到很多可以和外界兑换的物品,,但是手里拿着村民们拼集出来,并且为数不少钱,底气也是统统的。

    偕行的人除了裴晓蕾和行文外,还多了十来个壮年大汉和年老的小伙子,一行三十多人,简直是把村落里的最紧张的消费力聚集在一同了,每团体腰上都佩着一把防身用的短剑,束衣马革,英姿抖擞,看上去也是声势赫赫的,非常有架势。

    三婶泪流满面的递给他们两人一个一个大包裹,说是给他们做得棉衣,万般的嘱咐着,他们在路上肯定事事警惕。裴晓蕾听着听着,心思就泛酸,自她和行文两人流浪至此,三婶和村长就不断对他们两人尤为保护,嘘寒问暖的,到处关爱照顾。

    “三婶,你和村长当前都要珍重!”她牢牢的抱住三婶,声响不由得,轻轻的有些咽哽。

    三婶拍了拍她的背面,说了句“傻孩子”,也偷偷的抹起泪来。

    男子们倒没有像她们女人如许,动不动的就哭哭啼啼,村长拍了怕行文的肩膀,只说了句珍重,就放他去和他的先生们作别。一群,十来个幼童,一人一本手里拿着行文送他们的手抄册本还不称心,闹哄哄的要他抱抱,行文扭不外他们,一手两个,统统的抱了一轮。与女人堆里的凄凄离情差别,男子这边嘻嘻哈哈的繁华特殊。

    开端下山,裴晓蕾才算真的晓得他们立足的这座乡村是何等的奇悬偏远。这条山路坎坷难行不止,还高起底伏弯斜度极大,独一光荣的是路面还算腻滑。山路的宽度很小,他们如许小型的马车,也只能将将的贴着岩壁警惕的行过。一起驶来,坐在车上的各人个个眼光平视,提着心胆,没有人敢在马车上往下望,那间隔马车轮胎一尺不到的,是悬崖绝壁,万丈深渊。

    假如只是单单的下山,并不需求那么久的工夫,只是山环山,水环水,能供车队行走的山路只要一条,一座一座攀山渡水上去,等各人终于走到了平原,再次见到生人,已是快要一个月后的事变。

    裴晓蕾穿着厚厚的棉衣从马车上跳上去,见到远处乡村上,高高飘着的一柱柱的渺渺白烟,也非常的欢欣,行文从车上取下一件丰富的棉袄披风,走到她跟前,批在她身上,嘴里喋喋的念着,“气候冰冷,多穿点,留意保暖。” 阁下的人见了,嘻嘻哈哈的又拿行文来玩笑,这快要一个月的相处,各人都曾经对他那一副妻子奴的容貌,有了很深入理解。

    裴晓蕾脸一红,作势拍了一下并推开那完全不把各人的讽刺当一回事,仍然像个牛皮癣那样粘在她身边的行文。拢了拢披风,哒哒哒的走开。

    那一副小女孩的矫羞容貌,引得各人又“哄”的一下子笑开了,这郎情妾意的,有些年老的孤苦伶仃见了揪心,便一把撞了撞行文,语气哀怨而忿怒的妒忌他的好运气,行文摸摸脑壳,也傻愣愣的笑起来。

    一行人切肤之痛的在这个乡村独一的一家小堆栈里住了一夜,舒舒适服的洗了一个热水澡,又增补了一些水粮,第二日一大早便向他们的第一个目标地,离此处几十里外的一个城镇动身。

    堆栈的掌柜认得吕林,临走前好意的嘱咐了他们几句,说是,近来人间不大平稳,秦国先前几个月连连遭遇了水患和虫害,生灵涂炭之余又换了一个暴戾的新帝,这个新帝国难当头,没有令官员开仓救灾,反而构造把这些灾民构成部队,专司到周边的一些小国和小部落掠取财物米粮,闹得周边的那些小国寡民的地域整天胆战心惊,大家自危。

    而他们如今所处的地位,就正是一个夹在秦,楚,天下第一庄,三地接壤又三地不论的小国-闰国。

    吕林的神色变得非常凝重,显然他也没想到,才短短的一个月,山下曾经又变了一番天。临行前对各人又是一番慎重的平安教诲,接着每人手上发了一些碎银子,陪着短剑的防身的同时,还让几个比拟壮硕的大汉带着长刀。世乱盗贼生,多带些家伙亮出来,先行威吓旁人,也是一种自保。

    裴晓蕾坐在马车上,阁下驾车的谁人是看起来甚为衰弱,被排斥出拿刀行列的小书生行文。两人偶然攀谈几句,更多的时分,是她卷着披风缩在车角,避风驱寒。在山上乡村的时分,四序如春,明显是十一月的冬天了,却还能下河玩水。直到下了山,出了平原,望着周遭的白雪飘飘,银妆素裹。才记得正常的十仲春气候是啥样子,也终于明确为什么三婶和村长要为他们两人预备棉衣。

    行文看了心痛,便同堆栈的老板买了一床棉被,铺在马车上,让她冷的时分可以搂着去寒。冻去世事小,丑去世事大?要风姿,不要温度?这地道是屁话,她现在见店小二把一席洁净的棉被送过出去的时分,没差点就打动得泪流满面了。固然,作为付钱的店主,她天然也是有表现滴,于是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早晨,她偷偷的亲了一嘴,躺在她阁下的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