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次看到哪了,请检查

二十六: 承王殿下到!

    白府

    白心染所住的院子里,聚集了人全文阅读。院子里杂乱无章的躺着十来名家仆,眸孔突兀,嘴角流血,脖子上皆有一道道深入而狰狞的刀痕,源源不时的鲜血越溢越多,淌得一地都是,让这个不大的花圃,临时间充溢了浓郁的血腥味。

    局面骇人、惊人、也安慰人!

    而多名殒命的家仆两头,伫立着一名黑衣劲装的男子,一身戾气,满目杀意,半眯着眼,冷傲又无情的斜睨着将院子团团解围却又不敢上前的众人。

    白心染背对着里面的统统歪倾斜斜的靠坐在门框上,无比憋屈。里面的打架,她从一开端的震惊到前面间接漠视,这会儿心脏还扑通扑通的狂跳个不绝嘀嗒小说网引荐小说。

    她没想到这叫血影的丫头竟然这么……威武!人家就说了一句话,她就拿刀割人家的喉咙。

    一刀一个,那技艺、那魄力、那胆子……就算在电视上也没见过云云骇民气惊的局面。

    不是她胆怯怕事,而是她临时还没法消化这统统……

    而里面,年岁已高的贺兰氏被几名丫鬟扶持着,惨白的老脸上带着惊慌和愤恨,年老的身子止不住的颤抖,可还不忘厉声朝数名家仆下令道:

    “你们这群废物,还站着做何,还不从速把这妖女给我拿下!”

    数名家仆手里拿着棍子将血影围着,双腿打着颤,不敢上前一步,脸色也是怕去世的惊慌不已。

    看着胆怯的家仆们,贺兰氏颤抖着,忽然推了身边一名异样被吓惨的丫鬟,喝道:“还站着做何?还不赶忙去告诉老爷过去!快去报官、报官啊!”

    那丫鬟本就被面前目今血腥骇人的局面吓得不轻,被贺兰氏一推,登时腿软的跌倒在地上,听到贺兰氏的厉喝声,她又颤抖的从地上爬起来,惊慌万分的朝外跑去——

    要说这统统是怎样发作的,这也怪不得血影——

    白心碧被铁海棠所刺伤,送她归去的丫鬟速速去请了医生,又赶忙去禀报了白老汉人贺兰氏。贺兰氏一听,登时又惊又怒的就带着人赶到白心染的院子里来了。

    承王殿下派血影维护白心染的事她并不知情,以是凌驾来负荆请罪之时并未将血影放在眼中。她一来就要家仆将白心染拖出去,并下令杖责五十棍。终究她心爱的孙女是在这里受得伤,且照旧被白心染房门口的铁海棠所伤,这肝火天然是要发泄在白心染身上的。

    本来她就把白心染视作灾星,现在白心染才回府第一日,她心爱的孙女就由于这灾星受伤,这种讨厌和愤恨的心境更是如火狂烧,一发不行拾掇,连白翰轻给她的交接都抛在了脑后……

    可血影岂是那么好语言的人?

    别说杖责五十了,那些家仆连白心染的衣角都没遇到,就被血影手中尖利无比的小刀取了性命最新章节。

    贺兰氏见状,怒形于色,又惊又怒的赶忙让人把府中其他的家仆都调集过去,想命人拿下血影。

    这是在她的白府,一直高屋建瓴的她怎样会允许有人在本人府中造次?更别说是一个外人跑到白府来杀人了。

    白翰轻一早就出去了,而白夫人张氏听到白心染院子里出了性命,且照旧由于贺兰氏而起的,她在前来禀报音讯的管家眼前,伪装被吓晕了过来,然后就不断在房里没有出来。

    他人不晓得血影的身份,她和自家老爷但是一清二楚的,这血影虽说是个下人,可倒是奉了承王之命在白府奉养白心染。她如果正面和谁人叫血影的起抵触,那无疑便是和承王尴尬刁难。不论从何思索,她都不克不及现身,不然指不定那老工具把一切责任都推到她身上……

    白翰轻被人急招回府,立马赶了过来,看着触目惊心的局面,他骇得都想一头撞去世了事。

    “停止!停止!都给我停止!”一声大喝,冲过来从一名家仆手中夺下木